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棋牌游戏网 > 测绘部队 >

日本对华情报战历史已久 千余日谍曾潜入非法测绘

发布时间:2019-07-06 07:00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情报对于作战双方而言,都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是不可或缺的斗争武器。“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抗日战争期间,中日双方为了刺探对方的兵力部署、军事动态、战略方针等情报,通过各种形式在隐蔽的战线上进行了激烈的情报战,在看不见战线进行了反复的较量。

  日本侵略中国蓄谋已久,很早就开始对中国进行间谍情报活动。他们利用特殊机构在中国搜集情报,派出千余间谍到中国进行非法测绘地图,为发动侵略战争做准备。发动侵华战争后,设立各种情报机构,以合法身份为掩护,以各种形式收买中国人做间谍,为其搜集情报。还通过女间谍收买国民政府工作人员,企图刺杀国民政府领导人。

  为了侵略中国,日本很早就开始在中国从事间谍活动,搜集中国情报。1906年,日本政府设置了一个特殊的机构,它表面上是一个铁路经营公司,但却公然涉足于政治、经济、军事、情报等领域。这就是臭名昭著的“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简称“满铁”。“满铁”最鼎盛的时期有情报收集人员4500人,其中专门分管对华情报搜集与宣传的人员达2000多人。“满铁”的情报调查人员中有大量退役军人。1931年“九一八事变”爆发前,“满铁”情报人员伪装成小商小贩、医生、学者,以“浪人”身份来到中国,在旅行考察的掩护下展开情报搜集工作,为日军做出侵华决策提供依据。由于“满铁”的情报机构庞大、经费充足、人员众多,所搜集的情报也细致详尽,甚至连某人“性格温厚笃实,喜爱盆景、书画、古董、小鸟,不吸烟不饮酒,人称好好先生,对日亲近”等信息也详细记录在案。

  日本在奉天建立日本关东军情报队,这是日本陆军参谋本部设在中国东北最大的特务机关。1933年4月,日本设立日本关东军情报队承德支队,积极搜集中国的军事、政治、经济情报。至1937年7月中国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前,此类间谍在华北、华东等均有发展。

  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前,派出千余人潜入中国各地,进行非法测绘。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中国从缴获的日军使用上发现,他们测绘的,比中国军队使用的还要精准,连重要地段的一棵树、一间房都标注的非常清楚。

  潜伏在中国的日本间谍,其工作分平时与战时两种。平时工作主要有:调查各地驻军军队数量及其变动情形;注意各地的交通情形及一切建筑、电话、电报等各种设备配置;调查一切兵工厂工业情形及其设备、管理及出品;详细调查当地天然资源、银行及商业状况等;调查当地民众抗日组织内部及测验民众抗日情绪;结交当地领袖,掌握其品格及特性,以便利用。战时工作主要有:侦查及军事行动;进行扰乱后方及破坏工作;收买汉奸;挑拨离间军阀与政客关系等。

  日本在中国以“机关”、“公馆”等名义设立情报机构,还通过开设毒品店等形式收买中国人充当间谍,为其搜集情报。

  1937年7月,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后,日本在中国的每一次重大军事行动,都是在两条战线上进行,一条战线是公开的军事战线,另一条则是隐蔽的情报战线。日本全面展开对政府的情报战。当时在中国活动的就有军部、政府、宪兵三大系统。在情报战线上,日本深谋远虑、策划周密,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财力,在中国设立了很多规模庞大、设备精良的情报机构,当时日本在华建立的间谍情报机构,有伪满洲国保卫局,华北、华中、华南派遣军参谋部情报科,宪兵队,警察署的特高课等。

  此外,日本还有以“机关”、“公馆”名义出现的谍报机构,如松、竹、梅、兰机关,等等;以及由日本谍报机关直接控制的汪伪特工总部、华北政务委员会情报局、新民会中央总部调查部等。以设在上海的“井上公馆”为例。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的日本间谍井上,以日侨身份在上海南京路哈同大楼三楼开设“通原洋行”,借中日贸易作为掩护,在中国刺探情报。时“井上公馆”间谍人员多达60余人,均为日本年轻男子,经专业训练,有专业知识和技能,且多数能熟练使用中国方言。1939年8月22日,日本在上海成立了统管华中地区的“梅机关”,直属日本内阁和陆军部。日本驻上海领事馆副总领事岩井英一还建立了一个直属日本外务省的情报机构“岩井公馆”。岩井英一早年毕业于日本外务省在上海创办的“同文书院”,这个学院实质上是一个间谍学校,专门选派日本青年在中文环境之中学习中文,为日本培养了一大批“中国通”。“岩井公馆”与其他军事情报机关不同,不搞行动,而专门结交中国进步文人,以从事文化活动为名,搜集中国的战略情报。

  日本还派出一大批既精通中国事务又熟练掌握汉语的间谍以种种身份作掩护,或者乔装打扮成华人,潜入各地刺探情报。日本情报机关还收买了大量的汉奸及在华西方人充当间谍,为日本的侵略战争刺探情报。英国情报专家查理迪肯曾说过:“在中国,日本人情报工作的形式是化妆成各类人员,其成效远比其他形式更大,保密工作做得也很出色。”据统计,天津市日本租界内的白面馆和吗啡馆就有173家之多,而上海的法租界、虹口、北四川路等处的总数则在天津之上。在北平、太原及长江沿岸各城市,都遍布日本人所开设的白面馆和吗啡馆。乃至于北平附近的小城镇如长辛店、丰台等,都有日本间谍开设的白面馆。日本间谍选择开设毒品店,主要是利用吸毒成瘾者自控力差,易于收买利用并刺探情报。日本间谍在各地还开设了大量的药房、理发店、料理店等。凡是有这些店铺的地方,总要在所处城市周边到处悬挂其广告牌,这种广告牌表面上看是广告,实际上却起着军事上的标记作用。

  1937年8月淞沪会战开始后,为了刺探中国统帅部对日作战的兵力动员和配备等情况,日本特务机关抓紧对政府开展情报战。日本华北特务机关长松室孝良,派其助手南本实隆少将潜赴上海搜集中国军队的情报。南本在上海找到其在日本士官学校的同学、时任军统苏浙行动委员会别动队参谋长的杨振华,以金钱色相诱惑,希望杨振华能够提供中国军方的重要情报。

  为了粉碎日本特务的阴谋,军统组织头目戴笠决定派军统驻上海办事处处长兼苏浙行动委员会人事科科长文强除掉南本。文强化名李文范,冒充元老李烈钧之子,以军事委员会少将高级参谋的身份由杨振华引见给南本。南本表示急需得到中方统帅部对日作战的决心、动员的兵力和装备情况等情报。文强将计就计,以假情报骗取日方几百万元的高额报酬。南本进而提出暗杀宋子文的要求。戴笠决定以商量谋杀宋子文计划为诱饵,除掉南本等人。戴笠在赫德路一所宅院里设下埋伏,准备除掉南本等人,但南本没有来。事后得知,南本赴约前夕,日军已从金山卫登陆,他已不需要再与中方接触。这次暗杀计划没有实现。

  日本还派出女间谍收买国民政府人员,企图刺杀蒋介石。1937年8月,号称“帝国之花”的日本女间谍南云造子,潜入上海,以金钱和女色收买了国民政府行政院机要秘书黄浚父子。8月5日,黄浚以其特殊的身份,将最高军事委员会作出的关于封锁江阴要塞江面、袭击在长江上游的日本军舰和商船的绝密情报出卖给了日方,使得日本军舰和商船在国军封江前顺利逃脱。黄浚又将蒋介石将乘坐英国驻华大使寇尔的专车由南京赴上海的消息出卖给日本特务,日本人妄图助其刺杀蒋介石,所幸蒋临时改变了行程侥幸逃过一劫。8月底,在黄浚的协助下,两名日本特工潜入中央军校,企图刺杀正在“总理纪念周”上发表演讲的蒋介石。两名特工的行踪被保卫人员及时发现,乘混乱之机,两名日本特工乘黄浚的汽车逃走。国民政府情报机构从几次泄密事件中,发现黄浚有重大嫌疑。国民政府首都警备司令部专门从事对日反间工作的外事组,将黄浚父子及其手下的汉奸设计逮捕并处死,清除了内奸。(作者: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研究员姜廷玉、副研究员方玮)

http://gildagilda.com/cehuibudui/249.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