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棋牌游戏网 > 测绘 >

测绘部队是做什么的?!我马上要去测绘部队

发布时间:2019-07-27 13:08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①研究分析地形。对作战地区的地形情况进行调查、分析和评价,判明各种地形要素对遂行战斗任务和使用技术兵器的影响程度。并提出利用地形和改造地形的建议。地形分析成果,通常以文字、图表或屏幕显示等形式提供使用。

  ②储备、供应测绘资料。包括各种比例尺地形图、海图、航空图、影像地图、交通图、地貌图、城市平面图、重力图、大地测量成果表以及军事地理和兵要地志等的储备和供应,以满足部队作战、训练的需要。

  ③组织实施野战快速测绘。通常包括恢复、扩展军用大地控制网,协助炮兵建立(加密)炮兵控制网(点),组织地形勘察,修测地形图,实施简易测图;编制像片图、专题图和标绘要图;复印地形图、专题图和要图以及堆制沙盘等。其作业项目的数量和质量,取决于作战任务需要、测量力量、完成时限和实施的可能性。

  ④指导部队地形训练。训练内容主要有地形知识、方位判定、识图用图、简易测图、标绘要图、像片判读(见航空、航天像片判读)和沙盘制作等,使指战员掌握研究利用地形和使用地图的基本技能。

  2013-07-07展开全部地图是军队无声的向导,地图好比指挥员的眼睛。战争的进程在地图上推演,战争的结果在地图上体现。随着我军信息化转型步伐的加快,新一代测绘兵的使命与角色也随之发生变化:从一张的提供者到信息化战争的全程参与者。广州军区某测绘大队着眼信息化战场需求,按照“认知地球、透明战场、精确定位、实时导航”要求塑造自我,为未来我军一体化联合作战提供完善的地理信息平台。(柳刚)

  在信息化战争中,测绘兵会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他们经天纬地的触角能延伸多远?

  走进广州军区某测绘大队,聆听新一代测绘兵在军事变革中加速转型的铿锵脚步,记者发现新一代测绘兵的使命与任务已悄然发生了许多重大变革,军事测绘保障的形式、内容、功能也都有了全新变化。

  中越划分北部湾联合测绘,运用摄影测量方法测绘海岸带地形图是一次全新的挑战。

  过去我国只有海图、陆地地形图,但两者的结合部,还没有现成的图式和规范,属于空白。该测区没有独立坐标系,且必须采用中越双文注记,技术难度空前。

  采用传统模拟测绘生产手段,完成此次测绘任务至少需要2年。现在,大队官兵利用航空摄影等高技术手段,并在测绘生产中第一次大胆采用全数字摄影测量技术,作业效率提高了一倍多。他们7个月就测绘出两种规范文字的海岸带地形图,为我国海岸带地形测绘建立新的规范和图式提供了理论和实践依据。

  从2年到7个月,作业时间的大幅缩短,折射出测绘兵身上发生的变化,也折射出大队官兵在军事变革中的转型步伐。该大队大队长张书祥对记者说:“信息化战争的高强度、快节奏要求军事测绘的手段必须更加快捷、精确、高效。”

  过去一说测绘兵,印象就是他们在用双脚丈量大地。如今,新一代测绘兵是综合运用航空、航天等高新技术手段来采集、处理地理信息。

  在大队地理信息处理中心,记者碰到外业队中队长郑建华,他曾创下连续400多天在野外作业的纪录。如今,他引以为豪的不再是自己长满老茧的“铁脚板”,而是手中的鼠标。

  目前,该大队初步建成卫星遥感影像处理中心和战场测绘无人机中心,快速获取目标区域的各种最新数据,并及时制作成最新的地理信息产品,通过各种通信网以数字形式动态分发给各级作战部队。

  总部先后在这个大队召开摄影测量数字化等四个现场会,30多项技术革新成果在全军测绘部队推广。近3年来,该大队4项成果获总部“军事测绘重大工程建设奖”,填补了12项军事测绘领域空白。

  去年年初,广州军区某测绘大队奉命执行某大型靶场的测绘任务。官兵们在险象环生的高山峡谷里连续奋战,如期拿出了靶场的基础数据图。

  按照过去的测绘惯例,只要提供出这些基础数据,此次测绘任务就算圆满完成。可他们却“自找麻烦”,主动把工作从原来单纯的地图保障向应用技术保障延伸,展开了一场新的探索。瞄准信息化作战训练需要,该大队采用计算机三维建模技术,经过半年时间的艰苦攻关,研发出一个可动态漫游的数字电子靶场。

  随后,大队又自主立项,组织力量研发出“虚拟战场环境”,直接把战场逼真地呈现在眼前,部队官兵坐在荧屏前如临其境,既能多角度观察分析地形,又能在逼真的战场环境里与对手展开较量。

  从单纯的纸质地图到战场环境仿真,这是现代军事测绘为信息化战场提供的一种全新测绘保障样式,也是地图在数字化时代的延伸。虚拟化的武器、人员、设施尽在其中,在虚拟战场上实现作战、训练模拟,不仅提高了部队官兵的战场认知深度,而且虚拟战场为武器设计、检测,作战行动的规划和预演提供了试验平台。

  在大队作业室里,大队长张书祥为记者演示虚拟战场环境系统,不无感慨与自豪:二战中麦克阿瑟将军坐战机在空中勘察战场环境,现在,我军部队指挥员无论在什么地方,只要手中有一张电子地图,不仅战场环境一目了然,还可以在上面做军事演习规划。

  “过去是测绘官兵生产什么,部队用什么,现在是部队需要什么样的地理信息,我们就研究生产什么。”大队政委涂学建说。从被动服务到主动保障,该大队从过去单纯的纸质地图生产模式向多样化地理信息产品保障转型,他们的触角不断向信息化战场延伸、拓展,向一个个测绘新技术领域发起冲锋。

  担负香港、澳门地区测绘任务,大队官兵连续奋战,生产出了我国首个港澳地区综合性军事地理图集,不仅有纸质的,还有数字地图,并研发出相应的地理信息应用和查询系统,结束了港澳地区无军事测绘成果的历史,为港澳驻军更好地履行防务提供了全新的地理信息平台。

  随着一枚枚炮弹的发射,演习地域的战场影像和各种地理信息数据,通过网络系统源源不断地传回导演部,火炮打击地域的毁伤情况及各种评估参数,一一展示在了指挥员面前。

  以往演习,导演部一般没有设置测绘兵的席位。而现在,他们悄然成为现代指挥信息系统和作战过程中不可缺少的重要力量。信息化武器装备效能的发挥离不开测绘兵为其提供的坐标、图形、影像,更离不开实时定位导航、目标影像匹配识别等全过程全方位保障。

  “对战场的动态监视,对瞬息万变的作战态势信息的准确把握,越来越成为决定战争胜负的重要因素。信息化条件下指挥作战要求战场必须透明,各参战单元、要素、体系要实现对战场环境的实时共同感知,”参加演习的该测绘大队大队长张书祥告诉记者。

  昔日“战前用我,信息制胜”的口号如今已不再响亮。新一代测绘兵,已不再是单纯的作战图生产者、提供者,而是信息化战争的全程参与者。

  配角变成了主角,测绘兵肩上是沉甸甸的新使命新任务。该大队瞄准未来信息化战场“瓶颈”问题做文章,提供“实时性、精确性”的军事测绘保障,为指挥员及作战人员实施作战指挥中所需的最佳数据和方案提供了准确依据。

http://gildagilda.com/cehui/393.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