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棋牌游戏网 > 侧后 >

军史 解放军“济南第一团”与美军第一陆战师在朝鲜的生死对决

发布时间:2019-06-03 12:10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在1949年5月上海解放战役中,华东野战军第二十七军是主攻部队之一,采取兵分多路、穿插纵深的战术,率先攻入市区。在三天三夜的战斗中,该军上自军长下至马夫全部露宿街头,秋毫无犯,是当之无愧的“胜利之师”,“仁义之师”。战斗结束后,二十七军军留驻上海,担任警备工作。数月后全军撤出,直到1952年末才返回江南,继续拱卫上海。为什么一支有警备任务的军队突然撤出上海?两年多的时间他们去了哪里?

  文汇新媒体受权刊载27军军史专家张克勤的著作《济南第一团》部分章节,为读者揭秘二十七军的传奇、“济南第一团”二三五团在解放战争后的去向。

  东线战场由美军第十军军长阿尔蒙德少将指挥,所部有美军陆一师、步七师及李承晚第一军团的首都师、第三师等。

  此刻,在阿尔蒙德指挥下,美陆战第一师和步七师各一部,已占领长津湖周围的新兴里、柳潭里及赴战湖的元丰里、汉垡里等地区。长津湖和赴战湖是鸭绿江支流长津江上游及长津江支脉赴战江上的两个湖泊。从朝鲜东海岸的重要港口城市咸兴往北,沿铁路过五老里往右经赴战里、元丰里是赴战湖;往左经黄草岭、下碣隅里是长津湖。新兴里和柳潭里就位于长津湖的一东一西。

  除二十七军外,奉命参加东线作战的还有志愿军第二十军和第二十六军。在二十七军从安东直接入朝准备参加第一次战役时,二十军已先于二十七军从辑安进入长津湖地区,二十六军则因给养困难仍滞留在鸭绿江边。兵团指挥部决定以二十军和二十七军围歼已进入长津湖畔新兴里、柳潭里、下碣隅里地区的美陆一师和步七师所属部队。

  据侦察,新兴里有敌1个营,柳潭里有两个营。军指挥部乃部署:以八十师附八十一师二四二团歼灭长津湖以东的新兴里一带敌人,以七十九师歼灭长津湖以西柳潭里地区敌人。二十军已奉命从下碣隅里以南地区插入切断敌人后路,以形成一个准备穿插包围“关门打狗”的态势。

  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日子。23日是这年的感恩节,也就是麦克阿瑟叫嚣要在这天之前“结束朝鲜战争”和“占领全朝鲜”的日子。可此刻我军开始对他发动攻击了。

  位于长津湖西南边的柳潭里,是一块周围由1167、1240、1282、1384、1402、1400、1581、1419等众多高地环绕的小盆地。旧邑里江在柳潭里的东面流入长津湖。在旧邑里江的东岸,与柳潭里隔江相对的是囦水里,两地有铁路公路相连。柳潭里往南一点,沿旧邑里江两岸还有闲下里、闲上里等要点。整个小盆地的地形极其复杂,易守难攻。七十九师命令二三五团从柳潭里正北的1282、1240高地突破,左翼二三六团从长津湖边的1167高地攻击,右翼二三七团从西边的小德和1402高地附近插进,准备给柳潭里之敌来一个包抄围歼,“一网打尽”。由于粮食供应困难,部队从国内带来的每人5-6公斤高梁米硬省着用也所剩无几,当地又没有什么粮食,也不准就地征粮,所以大家只能带很少的一点高粱米和煮一点从当地群众那儿借来的土豆出发。26日,指战员们抵达进攻的出发位置。27目,一营奉命攻击1282高地,二营奉命攻击1384高地,开始向柳潭里之敌攻击前进。

  一营在营长迟念佳的指挥下,以一连为前导,由团特务连配合,先对1282高地发起进攻。在1282高地前,一连先与柳潭里之敌搜索队遭遇,一举将敌击溃,俘敌2名,旗开得胜。这一下,大家更感到美国佬“不过如此”,士气更为高昂了。但在接下来的攻击中,一连和特务连都遭到凶猛顽抗,几度攻击,几次失利,两个连队都损失严重。一连指导员丛洪章、副连长周学存、副指导员苗际乾均壮烈牺牲,但攻击还无进展。

  直接对美军作战,对二三五团指战员来说这是第一次。可以说,直到这时为止,他们对自己的对手还完全陌生。行进途中所遇到的那些轰炸扫射,以及鸭绿江边所看到的那片片火海,遍地瓦砾,都还比较“宏观”,是属于“你打你的”的范围,还不是具体的战场上的“美军形象”资料。因此,尽管首攻失利,伤亡巨大,大家并没有因此就认为美军真的有多少厉害,依然不以为然,依然相信像对付蒋军那样,一阵冲锋,一排手榴弹,一声巨喝,就可以叫他们乖乖投降。

  其实,别说是下边战士,由于时间、地理环境、语言、民俗等等的诸多限制,就是军、师、团一级的领导,此刻对美军也还知之甚少,甚至是一无所知。就说敌人的运动速度吧。开始侦察的时候得知,新兴里有敌人1个营兵力,柳潭里是敌人两个营兵力。可实际上呢,当我军的侦察员翻山卧雪回到军部报告的时候,敌人早已快速推进,新兴里敌人已增至1个加强团,而柳潭里敌人也早已增加到两个团。而对敌情的这一变化,直到发起攻击的时候,包括军部在内,各级干部战士都还毫不知晓。

  面对首攻失利的迟念佳,当然也不可能明白眼前的美军到底是个什么玩艺儿,怎么两个连这么不经打就已失去攻击力量。28日凌晨1时40分,他命令三连再攻。他就不相信一个小小的高地拿不下来。

  1282高地是柳潭里的咽喉要地,美军以陆一师第七团二营E连的一个加强连防守。三连长孙洪英和指导员唐厚楷受领命令后,先率主攻班排和火力分队干部绕至敌侧后进行了比较仔细的观察,尔后就布置火力点,给各排下达任务:命令一排从正面攻击主峰,三排从侧后攻击敌1282高地旁的一个无名高地,以二排为预备队。指导员唐厚楷抓紧时间对全连进行了认线个班由班长李洪序带领、营机枪连1个班由副排长陈忠贤带领,也立即奉命开始配合三连行动。

  凌晨3时,攻击开始。三排在排长徐景泽的率领下,进攻发起前已先隐蔽接近无名高地前沿。美军本来就不把中国人放在眼里。一连和特务连攻击失利后,菲利普斯更得意了。一个小小的无名高地就打了一夜,到此刻还没有见到一个志愿军,说明中国军队的战斗力实在不怎么样。他们边烤火,边嘻闹,好像这里不是战场,而是他们可以随心所欲的篝火晚会。

  李洪序是有名的神炮手。在敌人密集的炮火下,他和一炮手15分钟就挖好了炮阵地。为了减少伤亡,攻击发起后,李洪序让其他人隐蔽,自己一个人装弹,瞄准,拉火,15分钟内发射炮弹12发。除试射的1发外,其余11发全部命中目标。炮兵的有效打击,给三连的攻击以有力支援。炮击一过,在副连长张树之的率领下,一、三排就分头对敌人发起猛烈攻击。

  一排这边首先打响。排长杨圣宾一马当先,全排奋勇突进,很快就把敌人正面的第一个无名高地占领。

  在一排已打得不亦乐乎的时候,三排正面无名高地上的敌人好像还不当作一回事。敌人的狂妄,不由让三排长怒火中烧,但他并不冲动。他命令七班悄悄从山坡的左侧迂回,自己率八班则沿山脊正面突击,令副排长率九班随八班跟进。在各班都已迅速占据好冲击位置后,才对无名高地发起攻击。

  美国陆战第一师是美军的“王牌”师,已有160多年“光荣”历史,名声在外,战斗能力也确实非凡。他们不但反应快,动作敏捷,军事技能也异常全面、纯熟。连长菲利普斯见第一个无名高地被我军占领,立即指示炮兵炮击,并组织重机枪等火力压制三排正面无名高地,射击准确,火力凶猛。一排方向,副连长张树之、排长杨圣宾身负重伤。三排方向,冲在最前面的三排长徐景泽负伤,八班长也中弹牺牲,攻击一时受阻。指导员唐厚楷立即令副指导员率二排投入战斗。这时,八班副班长已从旁边插上。他端起轻机枪朝敌人一阵狂扫,压制住敌人火力,全班就势占领了有利地形。与此同时,从侧后迂回的七班,在班长黄恒通率领下已攻击成功,消灭了敌人的又一个重机枪火力点。两个班奋勇突击,与敌人肉搏,终于毙敌20余名,俘敌6名,占领了无名高地。

  美军连长菲利普斯刚才还得意洋洋,不想转眼之间丢了两个无名高地。他正急得吼着叫着让大家抵抗,不想志愿军在占领两个高地又继续向前攻击。1282高地跟前的最后一个无名高地也岌岌可危。这太丢“王牌”师的面子了!他发声狠,率部发起了反扑,竞也“武士道”一般,挥刀与我军展开了肉搏。我军擅长的就是近战夜战。一近身,敌人的优势火力就失去了作用,哪儿怕你拼刺刀!在副指导员邹世勇的率领下,经一阵搏杀,5时许,三连的英雄们又占领了一个山头。敌“王牌师”的E连大部被歼,连长菲利普斯被当场击毙。一看这势头,敌人除坚守高地主峰的一部分,其余大部均飞也似的往柳潭里逃窜。

  三连在攻击过程中发现一连已经两处负伤的副班长石振兰还在坚持战斗。石振兰第一次右臂负伤,依然冲在前面;第二次头部负伤,还是不肯下火线。但是,这时全连攻击已经失利,伤亡惨重,已无力再攻。这时,三连上来了。他和班里几位受伤的战友要求一定要让他们一起参加战斗。他说:“我还有两条腿,一只手,高地没有攻取我决不下去!”攻击中,腿部又负重伤,无法站立,还坐在地上继续指挥。后来流血实在太多了,还是三连指导员派人硬把他架下去的。他的英雄行为深深打动了战友们。战后,他被评为一等功臣,被授予“三级英雄”称号,并获朝鲜民主主义共和国战士荣誉二级勋章。

  二营奉命攻击1384高地也不顺利。五连攻取1384高地后,四、六两连即沿公路向柳潭里攻击。可是,天寒地冻,行进困难,敌人的炮火又异常猛烈,伤亡重大,拂晓只好撤出战斗。

  与二三五团同时,经一夜激战,二三七团由于迷失了方向,只占领了1402高地和小德以南、公路以北的地区,二三六团也只占领了1167高地,都未能实现向柳潭里攻击的目的,而且伤亡都很大,总共有5个营失去了战斗能力。

  赶巧的是,敌我双方确定的进攻时间都是“11月27日”。因此,28日拂晓后,敌人就开始准备充分的反扑。

  敌人的反击一开始,就表现出用强盗逻辑和金元政治武装起来的那种“世界霸主”的疯狂和凶残来。那个炮火轰击的密集程度和有力程度,都是二三五团的干部战士从未见到过的,就称之为“掘地三尺”的“卷地毯式”吧。地面是火炮,天上还有飞机,下的全是钢铁暴雨。与美国的炮火密集程度和威力相比,南麻整编第十一师的轰击,当然就成了“小巫见大巫”了。转眼间,山上的树木就被炸得干断枝横,一截一截地东倒西歪,一棵不剩。很快,雪白的山头全被焦黑的弹坑和被翻出的土层覆盖了。随后,纷纷扬扬的大雪再盖上一层白色,紧接着的一阵炮火又将洁白的大雪覆盖。同时,凝固汽油弹又把山头变成一片火海。

  工事被炸坍了。就像后来我军曾一次次地缴获敌人大批物资,但又一次次地被敌人自己的飞机大炮摧毁一样,三连攻占1282高地3个山头后由于天寒地冻无法修筑工事而改造利用敌人的一些原有工事,结果全部成了美军自己炮火的目标。在这样一种情形下,可以说,我军在山头上已没有什么可以藏身之处。

  美军是在这种情况下,成连成营地向1282高地发起反扑冲锋的。从早晨到下午,这样的冲锋竟达7次之多。三连的主阵地上已经被打得只剩下六七个人;另一个无名高地上,也只剩营机枪连副排长陈忠贤和四班的一名弹药手黄济山两人在坚持防守。

  实际上,拂晓敌人的反攻一开始,1282高地的处境就极其危怠。人员大批伤亡,部分阵地被敌人重新占领,工事残破,火力不强。能在这种情况下,打退敌人7次冲锋,线高地,并抢救伤员,及时转运,营命二连火速增援。

  这在通常人看来是无法想像的。就说已经只剩陈忠贤和黄济山两人坚守的无名高地吧。两个人惟一想的是:哪怕剩下最后一个人,高地也不能丢。当然,除了勇敢和不怕死外,还需要动脑子。在连续7次击退敌人的疯狂反扑后,他们的弹药早已打光了。从上午起,他们就靠搜集烈士身上的弹药抗击敌人。可打了大半天,能搜集到的烈士身上的弹药也几乎全部搜集起来打光了。于是,利用敌人进攻的间隙,他们一人掩护,一人又想办法到坡下那一大堆敌人尸体中搜集了大量武器弹药。尔后,他们把重机枪子弹带压满,把几支卡宾枪也全部压满子弹,又把手榴弹一颗颗地揭好盖分散安放在已被炸得断断续续的战壕边上,专等着敌人的再次进攻。

  一停下来,浑身感到一冷,陈忠贤的手就痛得钻心般厉害。他的手是被自己的重机枪“咬”坏的。他知道零下39度,这么冷的天,重机枪的保温比身子还重要。因此,昨夜出发时他就用棉衣包着重机枪,宁可自己挨冻。可即使这样,揭开棉衣后只打了一梭子子弹,水箱里的水还是被冻住了。他伸手去揭防火帽,不想手一碰就被粘住,一拽,就被揭去了厚厚的一块。低温下的铁块“吃”起皮肉来,比烧红的还厉害呢!可不知是不是由于这种关系,一痛起来就让人打颤。

  天渐渐黄昏了。雪还在起劲地下着。突然,对面山头上的敌人扫过来一阵机关枪。陈忠贤知道敌人又要开始进攻了。也许怕天黑,也许怕雪更大,阵地无法夺回去吧。果然,山下公路上的坦克又开始朝山上猛烈轰击,其他炮火,又跟着一齐砸了过来。山头上立即又烟火飞腾,熏呛得两人又咳嗽又流泪,连喘气也困难。

  “快,占领阵地!”陈忠贤叫着。一见敌人,什么烟熏疼痛就都飞到九霄云外了。两人立即占领好位置。

  陈忠贤和小黄两人毫不畏惧。陈忠贤让黄济山用重机枪正面封锁,自己左右开弓,一会儿跑到左边,一会儿跑到右边,又是卡宾枪,又是手榴弹,就像迅疾无比的旋风一样,直刮得山下的敌人一片片倒地,到底没有让敌人踏上无名高地一步。

  与陈忠贤他们同时,坚守在1282高地上的三连和二连,也凭着一股子视死如归的牺牲精神,与敌人打得血肉横飞,尸横遍地。直至完全天黑。美国兵怕夜战,只好悻悻“收兵”。1282高地依然神奇般地掌握在一营手中。

  战场上的另外一个方面,也表现出了这种巨大而神奇的力量的威力。在当时敌人的炮火那么猛烈的情况下,救护伤员是一大困难。这一方面需要伤员,而且大部分是重伤员(只要能坚持战斗的一般都不下火线)的顽强坚韧,另一方面则需要救护人员高度的自我牺牲精神。“华东二级人民英雄”、一等功臣担架员林凤安,又以他的英雄行为给大家做出了表率。他几乎是和战斗部队一起冲上高地,又在敌人的密集炮火中往下救护。从晚上到清晨,又从清晨到夜晚,他不停地往返高地和救护所之间,抢救下一名名垂危的战友,其艰难真不亚于攻占一个无名高地。团卫生队的调剂员、一等功臣于增云在后勤临时“留守点”执行任务。在那炮火连天的情况下,哪能分得那么清楚!有的连队误将“留守点”当作“救护所”,就将伤员一批批运来,转眼间就送来了上百名。当时医疗设备和药品本来就极其困难,“留守点”可以说毫无抢救条件。但是,敌人的炮火异常猛烈,敌人的飞机就像刮风似地压在头上飞,再转运只会增加伤亡,他就不顾一切立即组织抢救。他把留守人员全部组织起来,先将伤员分散隐蔽,然后就尽自己的最大努力进行急救。那困难当然是无法想像的。但到底他也是搞“卫生工作的”,总比一般人“内行”,忙进行包扎、止血、清创等一系列急救措施,又把留守人员分成饮食组、护理组等分头细心护理,从而保住了一大批伤员的生命。

  正是由于他们从指挥员到战斗员,从战斗员到后勤人员,全都具有这种精神,才为第一步胜利奠定了基础。

  是的,到这时为止,二三五团的伤亡已十分严重。除三营尚较完整外,一连指导员丛洪章、副连长周学存、副指导员苗际乾,二连连长丛惠滋、副连长王敬山,三连副连长张林芝,四连指导员王凤鸣、副连长孙德京、副指导员徐茂祥,六连连长王绍云等均壮烈牺牲。

  这时,在长津湖以东的友邻八十师已完成对新兴里、内洞峙地区美军的包围。南线二十军五十九师经过浴血奋战,也在付出巨大的牺牲后,攻占了困水里南面的德洞山东西一带高地,完成了对柳潭里、困水里美军陆一师第七团全部和第五团大部及3个炮营的包围。

  在敌人“越打越多”的情况下,兵团和军部终于弄清柳潭里被围的不是敌人两个营,而是美军“王牌”陆一师的两个团及部分炮兵。新兴里被围的也不是敌人1个营,而是美军步兵第七师的三十一团全部和三十二团的1个营。于是,当机立断,决定柳潭里方向继续围困和牵制敌人,暂停攻击。而以八十师和八十一师主力先集中攻歼新兴里之敌之后,再集中力量歼灭柳潭里敌人。

http://gildagilda.com/cehou/50.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