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棋牌游戏网 > 侧方阵地 >

第三百零八章 败象露!

发布时间:2019-06-12 16:42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这位军长刚刚吼完,便见得另一位军长走上前来对着崔可夫沉声道:“就算我们撤军了,那么如何对莫斯科交代?!谁来对这件事情负责?!谁和斯大林同志汇报?!”

  阵阵的怒吼声在指挥部内响起,护卫在指挥部的士兵们都被这怒吼声震惊!部队就要撤离了吗?!自己还没有和东北军接战呢!而且数万被围困的同志还生死不知,这个时候怎么能够撤退?!

  崔可夫沉默的听着这些个军长们的怒吼,一言不发。待的这些个军长们怒吼完了,才见得崔可夫缓缓的站起身来,对着这些个军长们沉声道:“你们要我解释,好吧!那么我现在就给你们做一个解释!”

  说着,崔可夫走到了地图边上指着自己的炮兵阵地对着这些个将军沉声道:“我们最大的依仗——炮兵部队在距离这里一公里的地方,由一个师专门守备!原本我们的想法是哪怕敌人动用陆军去对付我们的炮兵,有着一个师的守备兵力敌人始终是攻打不进来的。”

  “但是,现在的情况有变化了!”便见得崔可夫指着指挥部对面阵地上那惨烈的空战,沉声对着这些个苏军的将领们道:“敌人已经拥有了航空部队!!也就是说,他们完全不必经过地面进攻就能够袭击我们的炮兵阵地!”

  说着,崔可夫深深的吸了口气指着地图上的那个点对着这群将军们沉声道:“我们的炮兵阵地距离这个不过是一公里的距离,而敌军的飞机过去不过是需要十余分钟而已!偏偏我们认为敌军没有了飞机而我们占领了他们的领空完全没有配备任何的防空火力!也就是说,一旦敌军的飞机进行轰炸或者扫射,我们的炮兵阵地不过是个不能移动的活靶子!甚至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

  其实,崔可夫的话这些个军长们又怎么会不明白?!但没有人愿意承担着战败的责任,没有人愿意接受这撤军的结果。

  而且,让他们无奈撤军的对象却是他们刚刚以数百人伤亡便歼敌数万的军队!这让他们如何能够甘心?!

  “一旦这近八十架的航空队配合进攻,你们认为我们的炮兵阵地能够守住吗?!”便见得崔可夫对着这些个将军们沉声道:“如果守不住,那么我们最大的优势便会失去!甚至,我们自己都有可能遭遇到被围歼的命运!”

  听得崔可夫的话,这些个将军们不禁一愣!便见得有一位将军犹豫着对着崔可夫道:“不至于吧?!毕竟我们可是有着四万的兵力,而且只要我们坚持到舰队过来那么还是有机会可以全歼敌军的……”

  听得这话便见得崔可夫对着这位军长冷然的笑了,沉声道:“阿穆尔河区舰队现在被阻隔在哈尔滨外,如果我们一旦陷入了包围那么等待他们的将是一场围攻!我们失去了炮兵,只要敌人用一定的火炮封锁住我们的突围路口那么我们只能等死的份!”

  “而他们却可以凭着火炮和飞机的配合直接袭击阿穆尔河区舰队!你认为阿穆尔河区舰队在飞机和火炮的袭击下能够支持多久?!”说着,崔可夫深深的吸了口气看着这一众将军们沉声道:“江面不是海面!战舰没有长脚!一旦遇到了优势火力的封锁,加上飞机的轰炸你认为阿穆尔河区舰队能够支持的住吗?!”

  听得崔可夫的这逐步的分析,这些个将军们才悚然而惊!自己等人竟然不知不觉间陷入了危局而不自知,这种危局甚至是能够将整个远东集团军连带着直属的阿穆尔河区舰队都陷进去的危局!

  “轰!轰!!轰……”随着阵阵爆炸的轰鸣声,指挥部对面上空的空战也落下帷幕。

  十数架苏军的r1歼击机,在八十余架东北军的战斗机的追击之下,惨然被凌空打爆!落得一团烟火,散落成一地的碎片。

  那些驾驶员们更是尸骨无存!燃烧的飞机跌落在了两军阵前,看起来是那么的凄惨,那么的残酷!看得那些阵地上的苏军们不禁有些心有戚戚,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在他们的心头慢慢的滋生!

  而东北军的阵地则是传来了震天的欢呼声!便见得无数的军帽被从坑道中抛起,向着天空中的战机致意!而那些战机则是轻轻的摇摆了一下机翼示意,而后便“呜~”的轰鸣着向着苏军的阵地后方飞去!

  而观察到这些飞机的动作的崔可夫不由得瞳孔一缩!看来东北军还真是叫自己预料中了!现在竟然朝着自己的后方飞去,那么他们的目标无疑便是远东集团军的最大依仗——炮兵阵地!!

  “除去阵地上守卫的部队,其余部队马上集结!支援炮兵阵地!!快!快!!”便见得崔可夫对着这些将军们赤红着眼睛怒吼着道:“这些飞机的目标肯定是我们的炮兵阵地!!快!所有人立即去支援炮兵阵地!!”

  听得崔可夫的怒吼,这些个军长们也猛然的醒悟过来!看来崔可夫的猜测就要变成现实了,但此时他们也来不及多想!匆匆的从那指挥部中冲出来,向着自己的部队跑去!

  若是炮兵阵地有失,他们可就真的完了!炮兵部队一旦被敌人攻陷或者摧毁,那么导致的甚至可能是全军覆没!!

  但,他们再怎么努力集结依然需要时间!而这飞机则是带着“呜~呜……”的轰鸣声一下子便杀到了苏军后方的炮兵阵地!

  在布柳赫尔离开之后,崔可夫调整了整只部队的战力结构。首先便是将护卫炮兵部队的一个军调配到了一个师,而后将其余的部队全部作为前锋来使用。

  原本作为护卫炮兵的一个军,便调配成为了预备队随时进入战场。现在这支部队正在和其他的部队一起集结,并准备着向后方的炮兵阵地支援而去!

  “啾~啾~啾……轰!轰!!轰……”便在此时,东北军的阵地上传来了阵阵的火炮咆哮声!随着那火炮的咆哮,炮弹撕裂了空气如雨点般向着苏军的阵地袭来!

  一阵的爆炸声响起,苏军正在集结的部队顿时被炸的支离破碎!苏军的士兵们被迫重新散开进入坑道,原本集结起来的队伍顿时做鸟兽散!

  但那东北军的火炮不依不饶,随即比那开始了延伸炮击!不断的朝着苏军的纵深阵地进行深入打击!后方集结的部队更是直接被这炮击打散,士兵们各自找着掩体试图躲避炮击!

  但苏军的这处阵地的诸元本来就是被第一军的炮兵们全部标注好的,于是打击起来甚为得心应手!不过是几轮炮击之下,苏军已经是尸横遍野!

  “轰!轰!!轰……”接连不断的炮击之下,远东集团军的士兵们哀嚎着被这疯狂的炮弹撕裂成了碎片!那破碎的尸首惨然翻倒在了阵地上,无数的残肢被爆炸的气浪掀起!再惨然跌落!

  破碎的内脏、炮弹破片划碎的尸体、被腥血浸染的土地……这片阵地已经沦为了人间炼狱!别说集结支援了,现在的苏军士兵们更多的是向着如何能够保住自己的xìng命!

  “完了……”看着这漫天的炮火,在指挥部内的崔可夫眼中充满了绝望!在这种炮击下部队根本就不可能集结!若是无法集结,那么结果便是支援不了后方的炮兵阵地!

  没有了支援的炮兵阵地,能否凭着自己的力量顶住敌人那拥有了空中支援的进攻呢?!崔可夫不敢保证,他现在能够做的不过是祈祷。祈祷炮兵阵地能够支持到炮击结束自己的部队前去支援。

  因为延伸的炮击已经直接砸到了后续的预备队的位置,现在连预备队都没有办法进行集结!崔可夫知道,这是因为敌人有派遣侦查人员在附近做炮击引导。

  但知道了却又能够怎么样呢?!在炮击之下,自己还能够派出人去清理那些个埋伏在四周监视自己部队的潜伏的敌人么?!

  此时,航空队已然杀入了苏军的炮兵阵地!便见得那些个东北军的战鹰们带着“呜~呜……”的呼啸声,划破了空气向着苏军那些暴lù在lù天外的火炮发动了攻击!

  “突突突……”机载的子弹在空气中燃烧着,直接旋转着切割开了下面那些暴lù出来的苏军!便见得这机枪之下血肉横飞,无数暴lù出来的苏军被打的支离破碎!

  粘着血浆的头盖骨、肋骨又或是手骨等残肢合着那些飞溅起的泥巴四处飞舞!而阵地上那些个企图架起机枪反抗的苏军更是重点的袭击对象!

  便见得那些个飞机呼啸着俯冲下来,对着各处火力点便是“突突突……”的疯狂的扫射着!直接将那些试图反抗的射手连带着他们的枪炮打成一堆的废铁零件和被血浆浸透的碎片!抛洒在阵地上……

  在侧方,更多的飞机正在赶来!配合着那些个盘旋在苏军阵地上的战机不断的对着苏军的阵地进行轰炸和扫射!

  若是有熟悉东北空军的人在此,便能够一眼认出这些翱翔的战鹰的来历!这些杀来的东北空军中的战鹰,多是东北军自己制造的那几批飞机!

  那些个轻盈的战斗机便是东北军自己制造的第一批战斗机。东北空军自己制造的战斗机称为辽f1式,这种飞机吸收德国福克战斗机和法国战斗机的一些优点,为双翼型,装备有两tǐng刘易斯航空机枪。

  而那些尖啸着赶来抛下炸弹的则是飞行队中的轻型轰炸机称辽fh1式,可载4枚50千克的航空炸弹。

  飞的略高不时进行轰炸和机枪火力支援的是东北军生产的中型轰炸机,称辽h1式,这种轰炸机每架轰炸机有两名飞行员,两tǐng机枪,可载4枚100千克的航空炸弹,飞机航程比较远,是东北自制飞机中技术含量最高的飞机,价格昂贵,制造困难,东北军中也不过是制造了10架而已。

  “轰!!!”便听得一声巨响!那堆积在一边的炮弹被飞机直接命中,引发了殉爆!在这炮弹堆旁边的苏军则是连惨叫都没有来得及发出便直接被炸成碎片!远处更是有着不少的苏军士兵被炮弹的破片直接划开了身体,惨叫着翻倒在了地上!

  一阵凶猛的轰炸和扫射之后,苏军的炮兵阵地已经溃不成军!四下皆是燃烧的弹药箱和惨嚎的人群,那些个苏军引以为傲的火炮东倒西歪的翻倒在了阵地之上!

  “隆~隆~隆……”此时!阵地上传来了阵阵的马蹄声,随着那马蹄声的传来,肉眼可见一只千人的马队正沉默的骑在战马上挥舞着马刀向着阵地杀来!

  “敌袭!!进入阵地!!”苏军的指挥官嘶吼着,对着麾下的士兵们怒吼道!试图要进入阵地中凭着火力点阻止这支马队的进攻!

  但天上盘旋的飞机可不是吃素的,便见得他们对着集结的苏军便是一阵的俯冲射击!

  “呜~突突突……”在一片的飞机发动机轰鸣声和机枪的扫射声中,集结的苏军不断的被扫倒!火力点也被一个个的拔除,原本设立在后方的阵地上的指挥官绝望的看着那不断盘旋的飞机怒吼着冲向了距离自己最近的一tǐng重机枪!

  “突突突……”可惜,他还没有靠近那tǐng机枪被已经被俯冲而来的战机直接打成了碎片!脑袋、身躯、四肢……在飞机的机枪的扫射之下,直接被打成了一堆带着血浆的碎肉!

  连着那些骨头渣子飞溅在了阵地上,而马队的行进速度极快!没一会儿便直接杀入了阵地中,便见得那些个穿着东北军军装的骑士们挥舞着马刀嘶吼着割裂了那些反抗者的身体!

  便见得那些个试图反抗的士兵们被凶狠的剁倒,随即便被后续的马队直接踩踏成了一堆的肉泥,合着泥土却再也分辨不出来他们曾是个活人!

  那天上盘旋的战机见得马队已经冲入了阵地,便排成了编队绕过苏军的阵地向着后方的哈尔滨城飞去!

  而马队在冲入了阵地之后,便见得一只部队随着马队的脚步杀入了阵中!领头的则是三四百人tǐng着花机关、汤姆森的士兵们!他们tǐng着这些机关枪专门对一些似乎要聚集起来的苏军进行扫射,将他们打散。而跟在冲锋枪队后面是一群穿着东北军军装的数百彪壮汉子!

  此时阵地上已经乱成了一团,四处奔逃的苏军哀嚎着被马队冲散而后被随之而来的冲锋枪队和大刀队大片的屠杀!在大刀队后面的则是一片看不清多少人拿着步枪的士兵们!

  在这近乎一面倒的屠杀之下,苏军彻底崩溃了!便见得那些个苏军的士兵们哭嚎着向着阵地后方退去,但那些马队和占领了阵地的士兵们则是没有对他们进行追杀。

  而返身回到了新占领的阵地,用着随身的工兵铲开始了阵地的构筑和加固。这时候才见得大约七八百人的队伍匆匆的赶到了阵地上,并指挥着阵地上的将士们将那些被炸翻的火炮扶起,而后检验了一下有几门是可以继续使用的。

  在确定了之后,便有着四五名士兵被分配到了火炮边上调设诸元调整炮口。这一切做的行云流水,没有一丝的滞碍!甚至除去了厮杀时候的呐喊和现在的指挥声音之外,现在几乎没有听到有任何人说话。

  手上和战死的将士,则是有着专门的士兵将他们送走。或是送去后方随队的医生那里,又或是被送到了树林里一处特定的地点中暂放。

  而此时,便见得又有部队陆陆续续的开入了阵地之中!不断的填入那些空缺的阵地内,轻重机枪火力的一个个的被建立起来,坑道工事更是不断的被加深、加固!

  一箱箱的手榴弹被搬上了阵地,随即分配到了将士们的手中。各营排班的子弹也在被阵地上分发,士兵们沉默的压着子弹并将身边的手榴弹盖子拧开摆出火绳。

  后方的炮兵已经将这些苏军遗留下来的火炮诸元全部调整好,连炮弹都已经被压上了炮膛中。此时阵地后方的小土坡内已经被挖掘出了一个简单的指挥坑道,战地电台被摆了上去!

  便见得一个高壮的扎须大汉带着一个长得极似女子般穿着东北军军装的男子站在电台旁,对着那电报兵沉声道:“给哈尔滨城里发报!就说我们已经占领了预定阵地!请求下一步指示!”

  “是!”那电报兵闻言站了起来,对着这汉子行了一个极其恭敬的军礼!而后便坐下“滴~滴~~滴……”的发起了电报。

  阵地上,所有的将士们都将身边的一切准备妥当!除去一些观察手之外大部分的将士们都坐在了战壕里休息。

  这时候他们才停下来给自己点了根烟,又或是说笑几句,而炮兵们则没有那么轻松。他们沉默的耸立在火炮旁,他们皆在等待着哈尔滨城内发出的命令!

  马家沟南岸赛马场,“嗡~嗡~嗡……”的战鹰们缓缓的在这里降落。在后世看港台电视剧时,常为其中人嚣马啸的赛马场面所震撼。

  有东北的朋友从香港回来,还把自己亲临赛马场的“盛况”向大家炫耀。殊不知,对于老哈尔滨人来说,其实赛马没啥新鲜的,哈尔滨早就有,许多当年的“老哈”还买过赌马的彩票呢!

  当时,清政府宣布东三省16个城市开埠通商,并声称“维持各国机会之均等”。此时,早已捷足先登到哈尔滨的俄籍犹太商人库列绍夫敏锐地嗅到了其中巨大的商机,于是他选中了马家沟南岸一带视野开阔、地势平坦的草地,开始筹建跑马场。

  他先后从俄国进口一批名贵的奥尔洛夫斯基种赛马,历经一年的紧张筹备,成立了“赛马俱乐部”。

  那个年代,赛马在中国还是个新事物,充满神秘sè彩,参与的人很少,所以,至今没能发现有关它的规模、确切位置和经营方式等有参考价值的资料和图片。后来写的文章都说,“它是引进西方文化的典例”。

  不过因为苏联打过来了,哈尔滨原本的繁华也都不在。赛马场自然也就荒废了,于是被某位军长兼哈尔滨目前的统治者直接收归公用,打整了一番后作为了临时机场。

  随着一架架的战鹰从天空中滑落,便见得一个个的东北空军的将士们英姿飒爽的打开了机舱盖,顺着悬梯便下了飞机。

  1931年8月19日清晨,作为东北空军基地的奉天东塔机场遭到了长达一小时的疯狂扫射。

  令日本人奇怪的是,这个应有军事设防的机场,竟没有一点动静。当100余日本士兵冲进机场时,看到的只是泛着硝烟的空无一人的黄土地。日本人不损一兵一卒,东北空军就在“不抵抗主义”的禁锢下,窒息了自己的生命。

  从不完全的史料记载中可以看到,东北空军的损失极为惨重:丧失飞机数百架,40余架成套从捷克购来的尚未启封安装的机件,四五台发动机,八辆坦克及附设工厂的全套设备……全部落于敌手。

  三四个月后,连同平定石友三尚留在关内的那12架飞机,全都改属南京政府了。然而,某人习惯的嫡系与杂牌之分,终究是赶跑了一部分飞行员。

  除留下来的高志航、孙钟华、杨相林等六七十人去了南京,被可怜的降薪降级使用外,其余的各奔前程:张念勺等六七人去西北,投了盛世才;另外有二人去四川,投了刘湘;原副司令徐世英等10余人,万念俱灰,干脆赋闲留在北平。

  虽然高志航战死后被奉为英雄,但很多人不知道当初他到杭州笕桥中央航校高级班接受短期培训,结业后因其东北军身份受到排挤,沦落到只能作为一名无单独飞行资格的空军少尉见习。

  当然,更不会记载的是这位英雄之死和某个人妻子的亲侄子、黄埔军校第三期毕业后即投身军事航空界的高官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瓜葛。

  不过,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后来攻占奉天东塔机场行动的首领和向导,是曾在东北空军任教的日本教官雷耿。

  打从东北航空军中诞生那天起,日本人就以极大的“热情”,密切地注视着这支力量的成长。

  1929年,日本为了掌握东北空军的情况,派了两名上尉、两名中尉和两名军士,以充当教官的名义,钻入了东北空军。这个雷耿,就是其一。

  这些间谍,名为教书,实为刺探军情,并在两年之后终于发难了!一刀便捅在了东北空军的心头上,无比致命!

  当然,现在这一切都还没有发生。这些个战鹰们如今斗志昂扬,利索的从飞机上下来之后便集合到了一起走到了屠千军面前!

  “立正~~稍息!”便见得一个领队的年约四十上下的男子对着这群集合的数十战鹰们怒吼道,而后肃然的小跑到了屠千军面前沉声道:“报告!国民革命军东北边防军飞行总队第一、二、三分队向长官报道!请长官示下!”

  屠千军闻言笑着收起了思绪穿,沉稳的走近了下了飞机后崇敬的看着自己的几个飞行员,肃然的对着他们行了一个军礼!

  “诸位辛苦!我仅代表第一军全体将士,感谢诸位的鼎力支持!”便见得屠千军对着这些下了飞机后集结到自己身边的战鹰们沉声道:“感谢诸位的冒死来援!”

  这些个飞行员们都是第一次见到屠千军,从前他们便听过这位曾经在济南战役中歼灭了日军一个师团的年轻军长!但见到真人却还是第一次!

  便见得这些个战鹰们用着那炽热的眼光看着屠千军,齐声怒吼道:“为国而战!不敢言苦!沙场裹尸!吾辈心向!”

http://gildagilda.com/cefangzhendi/115.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